监管重拳整治芯片涨价乱象:从业者称有商家喊价翻百倍 有人一年挣十年收入

监管重拳整治芯片涨价乱象:从业者称有商家喊价翻百倍 有人一年挣十年收入

芯片涨价越来越离谱,从出厂到终端消费者手中,价格可能飙涨10倍。

“涨100倍的,都有!以前有些便宜型号的芯片只卖5元,但现在部分经销商报价居然涨到了500元。”8月23日,芯片元器件交易平台芯片超人创始人兼CEO姜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从业17年,姜蕾从未见到过行业如此疯狂。缺芯潮持续发酵,囤货、炒作情况难以避免。

“如果说半年前缺芯是结构性产能分配不均衡所致,那现阶段,芯片价格上涨,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和市场心理因素导致,并导致出现抢货;囤货等不理性行为。”8月25日,天津集成电路协会顾问、创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步日欣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。

姜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这波芯片涨价行情下,有经销商一年就挣了过去十年的钱,“利益驱使下,谁还不去囤货炒作呢?”

汽车芯片是炒作重灾区,芯片供应链中多个环节均出现问题,整条利益链环环相扣,致使芯片价格虚高。

乱象已引发监管部门注意。8月3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称,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、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,将根据价格监测和举报线索,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。

层层加码的中间商

目前,车规级进口元件是商家囤货炒作重灾区,意法半导体、恩智浦(NXP)、瑞萨电子等品牌产品情况尤为严重。

8月20日,时代周报记者就一片意法半导体生产的型号为STM32F103C8T6的32位MCU芯片询问经销商。对方报价:如果买200片,价格可优惠些,为62元一片。而该芯片单价年初仅20多元。

时代周报记者在一家芯片交易平台注意到,德州仪器一款车规级MCU芯片产品TMS320F28377DPTPT,8月单价已涨至320元,去年同期该芯片单价仅为80元。

汽车行业较长的供应链,为商家囤货炒作提供可能。整车厂并非向芯片原厂直接购买,而是向车厂一级供应商,比如博世、大陆这些可将芯片加工成汽车配件的厂商采购,车厂一级供应商再向芯片分销商购买,芯片分销商再向三星、德州仪器这类IDM供应商或者联发科、博通这类Fabless供应商购买。

“整个流程走下来,芯片流到车厂一级供应商需要3—4个月,从一级供应商到整车厂需要1个月,而整车厂的车到4S店也需要1—2个月。”姜蕾表示,整个供应流程需要5—6个月。

而在芯片向终端工厂供应过程中,更为复杂的市场环境将芯片变成囤货炒作重灾区。

姜蕾介绍,就芯片供应链而言,分为授权市场和非授权市场。在授权市场,芯片原厂一方面可将芯片给授权分销商分销,另一方面也可将芯片直接对接给需要芯片的终端厂商。

非授权市场上的各方大部分是从授权分销商处拿到货。也有终端厂商买到芯片但未用完,反向流回非授权市场。

缺芯潮的催化下,无论是授权分销商还是非授权市场的各级经销商都想借此大赚一笔。

上述卖意法半导体的经销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自己无法从芯片原厂下单,是从授权分销商那里拿货,授权分销商手中的货流到市场,但价格也已经涨高了不少。

姜蕾也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,尽管当前讨论较多的“天价”芯片,涨价主要还是发生在非授权市场的流通过程中。但最终市场的价格不是某一方能左右,而是各方不断加价的结果。

产能吃紧的代工厂

中间商敢于层层涨价,底气来自当前芯片供应紧张。

“‘天灾人祸’一起来,让全球芯片供应链,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动荡。”姜蕾无奈说道。

在姜蕾看来,缺芯原因包含几个方面。疫情影响下,智能电子设备芯片需求激增,华为手机率先备货,紧接着小米、OPPO、vivo也疯狂拉货,叠加去年意法半导体罢工、日本AKM火灾、日本地震、美国德州大雪等多重不利因素,客户担忧备货不足而进一步超额预定。

需求增加,供应不足,晶圆代工厂自然率先上调价格。

有媒体报道,自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,晶圆代工厂产能紧张,台湾代工厂至少已两次提价,累计涨幅在30%以上。联电、力积电等工厂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创历史新高。全球芯片制造龙头台积电也将调涨晶圆代工价格,涨幅高达10%—20%。

步日欣表示,产业下游恐慌,向代工厂超量下单,超出了代工厂的产能,当无法协调产能时,代工厂自然会涨价。

代工厂的供货不足,成为下游经销商炒作涨价的导火索。

8月26日,电子行业分析师程文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涨价最多的其实是现货市场。通常来说,现货市场的价格是要比从授权分销商和原厂拿货的价格高,因为现货商家做小批量产品,成本会高一些。

“芯片缺货时,企业为按时出货,很多都需要去现货市场拿货,这样自然水涨船高。现货商本来存货也不会太多,卖一片就少一片,来买的人多了,报价自然就高了。”程文智说。

在步日欣看来,今年以来,缺芯情况已没此前那么严重,从市场需求和供给来看,虽然大家都在抢产能、抢货源,但除极个别品类,大部分下游需求都能被满足,只是价格高低的问题。

“只要愿意出钱,下游厂商总能找到货源。”步日欣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,某种程度上说,其实供给能满足需求,只是经不起供应链的囤货炒作。

受伤的中小企业

芯片价格遭哄抬,需求方和供给方之间的矛盾日渐凸显。

8月12日,LED电子显示屏厂商深圳蓝普视讯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蓝普视讯”)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信息称,实名举报富满电子(300671.SZ)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相关芯片市场。

蓝普视讯认为,驱动IC行业的龙头富满电子涨幅明显,涨幅极不合理。富满电子则称:“我们和分销商才是供货关系,蓝普视讯曾多次诋毁我公司,现在我们要反诉他们不当竞争,侵犯公司名誉。”

芯片价格暴涨,中小企业最受影响。

“一些中小厂商承受不了芯片的价格,就只能放弃购买,购买成本已经超出产品成本。”姜蕾表示。

程文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,缺货、涨价更多是中小企业在承受,“因为几乎所有的芯片原厂都在保大客户和重点客户,他们会把有限的产能优先分配给这些客户”。

“不少芯片原厂为防止授权分销商和经销商炒作,直接供货给终端大客户,中小客户就没有这个待遇了。”程文智说道。

如今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出手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、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进行调查,持续关注芯片等重要商品市场价格秩序,进一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,严厉查处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、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。

“单从炒作涨价方面来说,一般会涉及多方利益,如果不是内部有人举报,很难被发现。”程文智表示,调查的关键在芯片原厂,只要原厂有意调查就一定可以查出是谁在炒作。

在步日欣看来,芯片市场规模很大,产品品类繁多,调查难度不小。此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通知将对规范整个市场起到积极作用。